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王与冒险者】(05)【作者:忧伤克劳德】
【魔王与冒险者】(05)【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7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5:镇长的过去

  兰德死亡18小时后
  垃圾镇,冒险者公会大厅

  「听说你正在招募伙伴进入森林,我和我的搭档可以加入你们吗?」红色的骑士夏洛特向克丽丝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这一次,克丽丝作出的选择是——

  ①    拒绝
  ②    接受

  选择②的场合:「当然,像女士你这么厉害的骑士能够加入,我们这边正求之不得呢!」克丽丝欣然接受了夏洛特的申请。

  「那个,其实我是男性啦!」夏洛特面色发红地低下了头。

  「哎——」

  ……

  就在双方愉快地达成共识时,站在克丽丝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异国巫女忽然开口道:「且慢!我是神代家族的巫女静流,我有问题要问那边的那个女妖怪。」
  「你是在说我吗?」小玉一脸OvO 的表情,用手指了指自己。

  「没错,为什么,为什么八咫镜会在你的手上?」静流用手指指向了那面一直悬挂在小玉腰间的镜子。

  「原来是来自大海另一边的friends 呢!难怪会认出八咫镜呢!」小玉将八
咫镜从腰间取下,手掌爱惜地抚过镜面,然后用困扰的语气说道:「要说为什么会在我的手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呢。毕竟,这是400 年前,鸟羽上皇亲手送给我的礼物呢!」

  「这不可能,八咫镜一直由我们神代家族世代看守。等等?400 年前?鸟羽上皇?莫非你就是当年被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亲手退治的妖女——玉藻前?」思及此处,静流立刻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可是,八咫镜确实一直在我的身边呢!你们家族看守的应该是仿制品吧!」小玉困扰地歪了歪脑袋,全然无视静流的敌意:「还有,那个面色阴沉的阴阳师,我不想再听见他的名字了!」

  「仿制品吗?原来是赝品啊!」静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皇室将八咫镜交给我们家族,根本不是信任,而是完全就不担心吗?父亲、母亲、伯父还有伯母,他们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只是在抢夺一件赝品吗?我们,我们全都是一群笨蛋!」

  看见小玉在提到某个阴阳师的姓名之后被勾起了过往的伤心的回忆,夏洛特赶忙走到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紧紧地抱住:「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让那些阴阳师欺负你了。」

  「真是的,明明只是区区夏洛特,居然说出这么帅气的台词。」小玉在享受了一会夏洛特的怀抱后,突然醒悟了过来。她轻轻地挣脱开来,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夏洛特可是我的契约者(主人),应该是由我来保护你才对吧!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和夫人(前主人)交代呢?」

  「我现在是一名骑士,保护女士可是我的职责呢。」夏洛特骄傲地挺了挺自己贫瘠(平坦)的胸。

  ……

  很快,双方约定第二天上午在镇上的旅馆集合后就分开了。克丽丝和威尔在尽力安慰情绪有些低落的静流,而夏洛特则前往会长办公室拜访兼任冒险者公会会长的垃圾镇镇长——基利安。

  亮出教宗国的肃正骑士的身份后,很快夏洛特就见到了基利安。据村民描述,基利安以前也是一名冒险者,他在一次冒险中膝盖受了伤,之后就退役了。退役以后的他带着自己冒险时攒下的财富衣锦还乡,并把握住魔性森林探险活动的商机将原本的小村庄扩建成了附近一带最大的城镇。眼下的基利安虽然是一副村民的打扮,但他那孔武有力的身躯还是透露出他曾经是一名硬汉的信息。

  「骑士阁下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贵干?」基利安试探性地向夏洛特询问来意。
  「我奉命来此寻找失踪的战神殿女神官梅露珐,不知道镇长先生能否提供帮助?」夏洛特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那个很冲动的女神官啊?我对她的印象很深刻。半个月之前,她和帝国军一起来到镇上,还和吉斯莫的骷髅帮起了一点冲突。她们进入森林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魔性森林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我想她也许是被困在里面了吧。」
  见无法从镇长口中得到更多线索,夏洛特决定换个话题。他从口袋中取出十几枚徽记,摆在了基利安的办公桌上。基利安看后,大惊失色:「这是『黑犬』佣兵团的徽记,难道兰德他们遭遇了不测?」

  「『黑犬』号称是冒险团,实际上却在从事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经常性地袭击其他冒险者,并和塞拉曼的商人勾结,从事人口贩卖。我在来这里的路上歼灭了他们中的一部分成员,并救下了一些可怜的女孩。现在,我要求冒险者公会将『黑犬』除籍,并宣布他们的残党为山贼。对了,根据从兰德的尸体上搜出的日记,他们还和一个叫做沃伦的黑魔法师勾结在一起,他可是导致大批冒险者失踪的幕后黑手。」

  「可恶,这群家伙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从事这种勾当,还和黑魔法师搞在一起!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奴隶贩子。阁下请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基利安在听到「黑犬」的恶行之后,立刻变得义愤填膺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人突然闯了进来。他大喊一句:「基利安,吉斯莫大人向你问好!」然后掏出一把十字弩,对准了基利安。

  夏洛特眼疾手快,一拳打在蒙面人的手臂上。袭击者的手一抖,弩箭就射偏了,插在基利安身旁几尺远的墙壁上。长期的冒险经历使得基利安本能地做出了反应:他迅速地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抄起一把飞刀,迅速地甩了出去,然后准确无误地命中了袭击者的咽喉。那人捂住自己的脖子,挣扎了两下就咽了气。

  目睹袭击者死亡后,夏洛特摇了摇头:「镇长先生,你出手太快了。应该留下活口,来确认究竟是谁想要刺杀你。」

  「他刚才不是说了吗?是吉斯莫派他来的。而且我认识他,他的的确确是吉斯莫手下的骷髅帮的成员。全镇子的人都知道,因为我一直禁止吉斯莫从事奴隶贸易,所以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当初扩建镇子的时候,他投资了一大笔钱,对此我一直很感激。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垃圾镇绝不容许任何奴隶贸易。没想到,他现在居然丧心病狂到派人来暗杀我。」

  「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之间的矛盾,所以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是有人故意要挑起你们之间的冲突呢?」夏洛特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你说的有道理,我会想办法调查清楚的。在拿到确凿的证据之前,我还是先忍耐一下吧。如果真的是他派来的杀手,我是绝不会放过他的。」基利安点了点头。

  「我可以帮你去调查一番,毕竟我是外人,比你的手下更容易接近吉斯莫。不过,我可不会介入你和吉斯莫之间的直接冲突。」夏洛特自告奋勇地提出了帮助。

  「骑士大人,谢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补给品,尽管从我的货仓中取。」
  ……

  夏洛特回到旅馆换上了一件轻便的女式皮甲,化了点淡妆,然后与小玉一同走进了吉斯莫的赌场。根据村民们的描述,吉斯莫是一个贪婪且好色的商人。他原本是一名来自塞拉曼的商人,因为经营不善导致了破产,最后被赶出了塞拉曼。垃圾镇建立之初,他用自己剩余的为数不多的资产帮助城镇的建设,也趁机控制了垃圾镇的半壁江山。吉斯莫在自己的地盘上开设了一家赌场,并雇佣了大批的打手组建了一个叫做「骷髅帮」的组织来维护赌场的秩序和向附近的商户收取保护费。冒险者们总是乐此不疲地走进他的赌场碰运气,使得吉斯莫这些年来赚的盆满钵溢,隐隐有了东山再起的迹象。他和自己早些年在塞拉曼的生意伙伴再度搭上线,似乎是打算重启暴利的奴隶贸易。然而,基利安镇长的一纸禁令使得他的计划化为泡影。从那以后,「骷髅帮」与直属于基利安的治安队之间屡屡发生冲突,双方似乎都在等待时机,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运用「思维窃取」这个法术,夏洛特轻易地读取了赌场内的荷官的思维。每一轮他都能领先对手一步,从而很快就从赌场里赢走了一大笔钱。见势不妙的工作人员立刻围了上来,谎称邀请夏洛特前往贵宾区。夏洛特假意不明就里,被他们带到了吉斯莫的面前。

  吉斯莫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一手抓着一根烤蜥蜴串大快朵颐,一边开口问道:「听说你赌术了得,一连九轮都没有输过钱?」他刻意装出一副威严满满的样子,却因为难看的吃相而显得相当滑稽。当他注意到夏洛特和小玉的美貌后,不禁有些看得痴了。

  「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长处罢了。」夏洛特一边抬起左手自然地将鬓角的一缕头发梳拢到耳后,一边自信满满地用自己那甜美的嗓音说道:「比起赌术,我对自己的剑术更有信心。」

  「哦?姑娘你的剑术有多厉害?」听见夏洛特的声音,看着夏洛特的举止,吉斯莫不由自主地被夏洛特迷住了。

  「厉害到——能帮你除掉基利安!」夏洛特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姿势。

  「我为什么要除掉基利安?」看到夏洛特的手势,吉斯莫不由得心中一凛。
  「刚才,我在冒险者公会二楼看见一个蠢货。他试图刺杀基利安,结果搞砸了。」夏洛特的语气中满是讽刺:「不过,如果换做是我,现在村民们应该已经在参加基利安的葬礼了吧。」

  「真是个废物!你真的能帮我除掉基利安吗?」吉斯莫先是有些生气,接着又有些激动。

  「不仅能除掉他,还不会让人联想到你和你的『骷髅帮』。」夏洛特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姑娘,我敬你一杯,祝你武运昌隆!事成之后,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吉斯莫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了一瓶葡萄酒。

  「这杯酒,还是留到事成之后庆祝吧。」然而,夏洛特早就用「思维窃取」看穿了吉斯莫事先在酒中下了药的事实。他的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顿时,吉斯莫停下了试图倒酒的动作「好好好,就等事成之后再喝。」吉斯莫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然后恭恭敬敬地目送夏洛特与小玉离开。他没有注意到,夏洛特的右手手心里,握着一枚小巧的记忆水晶,记录下二人之间的全部对话。

  夏洛特与小玉离开后,吉斯莫依旧在痴痴地看着敞开的办公室大门:「那个巨乳巫女很不错,不过,还是那个贫乳的女剑士更棒!待会只要你们喝下这杯酒,我就能嘿嘿嘿……」

  可惜的是,几分钟后,吉斯莫没能等来那个「贫乳女剑士」,反而等来了手持作为罪证的记忆水晶的基利安和他的治安队。在宣布了吉斯莫试图刺杀自己的罪行后,基利安带领治安队冲进了吉斯莫的赌场。毫无防备的吉斯莫和他的「骷髅帮」在短暂的交战后就覆灭了,而他的赌场也被基利安接管。不过,这一切都与「政治中立」的肃正骑士夏洛特「无关」就是了……

  一小时以后,收复了整个垃圾镇的基利安和他手下的治安队恢复了镇上的秩序。他来到夏洛特所在的旅馆向他表示感谢:「谢谢你,骑士大人。我们铲除了镇上的毒瘤,现在,在我的镇上再也不会有奴隶商人了。」

  「镇长先生似乎特别痛恨奴隶商人?」夏洛特表达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我年轻时的故事了——」基利安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十年以前,我也是一名冒险者,我的团队里有一个来自东方的野蛮人平原的搭档,他叫史力克。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了好几回,他是我的好兄弟……」

  某一天,从故乡探亲归来的史力克找到了基利安,告知了他一个坏消息:史力克的部落遭到一伙来自塞拉曼的佣兵攻击,他的妹妹也被奴隶商人抓走了。史力克请求基利安帮忙,而年轻气盛的基利安当机立断地同意了。他们找到了奴隶商人的落脚点,杀光了他的护卫,活捉了奴隶商人,却没有找到史力克的妹妹。原来,奴隶商人已经在几天前把她卖给了一个来自帝国的子爵。

  愤怒的史力克将一根闪电图腾插进了还被绑在椅子上的奴隶商人的嘴巴里,然后将他遗弃在那里。据当地的村民回忆:奴隶商人的惨叫声持续了一天一夜才渐渐平息……

  之后,基利安和史力克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那位伯爵的领地。由于伯爵不愿意放人,双方当场发生了冲突。一番混战之后,那位伯爵和他手下的私兵死得干干净净,基利安他们也浑身是伤。当二人终于从地下室救出那个女孩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那是一间简陋的小房间,铺着粗糙的木地板。一名女仆模样的佣人正蹲在地上,小声地抽泣着。女仆身边不远处,是已经面目全非的史力克的妹妹。她正四肢着地地趴在地板上,原本颀长的身躯也似乎变得娇小了一些。一滴滴唾液从女孩的嘴角里缓缓地流淌出来。虽然此刻的她正一丝不挂,却好像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头顶的犬耳发箍、插进菊穴里的带有狗尾巴的金属棒还有紧紧套在脖子上的项圈便是她身上仅有的物品。

  「唔……」女孩没有因为裸体被人看见而感到羞耻,也没有因为被兄长救出而感到喜悦。只是身体似乎因为疼痛而在抽搐。

  「喂,这是你干的吧!」愤怒的基利安一把揪住了女仆的领口。

  「不,不是我,是老爷干的!」女仆的声音里满是害怕。

  「这样啊……」基利安松开了手:「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他,他调教了这个可怜的女孩。」

  「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史力克的情绪也很激动。

  「如你所见,是的……」女孩害怕地蹲了下去:「她,她再也不会说人话了……」

  二人转身看向女孩,只见她正在奋力地舔食着一个摆在地上的食盆里的狗粮,对身旁的人熟视无睹。白浊的液体从女孩的下身汩汩流出……

  「老爷说,这个女孩很强壮,一定什么调教都能承受。我,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在一天晚上打算帮她逃跑……」女仆一边流着泪,一边悲伤地诉说:「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不会说话了,就算解开项圈也完全没有反应。对不起……对不起,全部都是我的错……」

  「把全部的经过都讲一遍!」史力克的语气十分严厉。

  「老爷对她灌了大量的媚药。如果不听话,就用鞭子打她……有一天,老爷请来了一位塑形师,把女孩的胸部还有臀部都改造得变了形……然后,他们还对女孩的阴部进行了扩张手术……」说到这里,女仆实在是不忍心再讲下去了:「对不起……全部都是我的错……」

  「够了!」史力克也不愿再听下去了。

  「还有补救的措施吗?」基利安的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

  「那个塑形师说,这是不可逆的……对不起……」

  「我们,回家吧……」史力克蹲下身子,伸出手想要把妹妹抱起来。

  然而,在那里的并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头「雌兽」。女孩用刻意讨好一般的态度,用自己的头顶摩挲着兄长的手掌。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请抚摸她的头。」女仆忽然再次开口了:「自从被改造之后,女孩很害怕别人。只有被摸头的时候,才会有点安心。」

  「是吗?」史力克痛苦地闭上了眼,在激烈地思想斗争一番后,最终还是摸了摸女孩的头。

  「唔,唔唔……嗯——」女孩似乎很享受,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然后,当场失禁了……

  在场的几人纷纷痛苦地扭开了视线……

  因为杀害了一位贵族,几人遭到帝国的通缉。他们艰难地摆脱了追兵,返回了冒险团的驻地。之后,史力克为了照顾已经被调教成「美女犬」的妹妹,离开了冒险团,返回了野蛮人平原,前往他们的圣地——亚瑞特山,寻找赎回妹妹的方法;基利安因为在与伯爵的私兵的战斗中膝盖中箭导致行动不便,最终选择了退役……

  「史力克后来告诉我,他的妹妹从小就喜欢他抚摸她的头顶……」基利安极力克制自己,却还是难掩心中的怒火:「所以,从那以后,我一直痛恨奴隶贩子。为什么,为什么人类可以对人类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是啊,人类总是在重复同样的错误。十年以前如此,现在亦然,十年之后恐怕还是如此。」夏洛特停顿了一会,然后语气一转:「不过至少,至少还有像你一样的人在为了废除奴隶贸易而做着努力。」

  「我的努力又算的了什么呢?那些贵族就那么喜欢剥夺别人的自由、奴役他们吗?」基利安摇了摇头。

  「并非所有的贵族都支持奴隶贸易,其中有些人也在为了废除奴隶贸易而努力着。」一个坚强的红发少女的影像闯进了夏洛特的脑海,他摇摇头,试图将她赶赶出脑海,然后接着说道:「至少现在,魔性森林附近的奴隶贸易的产业链被斩断了,你的努力终究有回报。」

  「果真如此吗?没有了『黑犬』和『骷髅帮』,也许其他人很快就会走上他们的老路。」

  「我相信,镇长先生和你的治安队会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他们。」夏洛特的语气十分坚定:「这条路会很辛苦,但只要我们不放弃,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是啊,我的热血还没有冷却。或许从我和史力克一起杀掉那个奴隶贩子开始,我就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送走镇长基利安以后,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就在夏洛特解下身上的护甲,打算就寝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夏洛特本以为是小玉要自己履行之前的约定,便不假思索地开了门,没想到却遇见了意料之外的访客。

  「学,学姐?」夏洛特吓了一跳。

  「我可以进来和你谈谈吗?」只穿着单薄的睡衣的塞西莉亚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夏洛特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疼……


与此同时
教宗国,圣都大教堂,礼拜堂

  身着一袭洁白圣袍的教宗萝拉依旧在虔诚地向女神祈祷着。就在这时,礼拜堂的大门被缓缓打开,两名女性先后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女子身穿一副纯白的骑士盔甲,腰间挂着一柄纯白的大剑,正是圣都的卫队长——「太阳骑士」瑞格蕾尔。走在她身后的是一位有着一头红色长发的女士。她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袍和一件厚重的披风,似乎是刚刚从寒冷的地带回来。女子的腰间挂着一柄细剑,左手捧着一把长长的竖琴,看起来似乎是一位游吟诗人。游吟诗人跟随着瑞格蕾尔的脚步,轻悄悄地来到萝拉的身后,缓缓地单膝跪地,恭敬地等待萝拉结束祷告。自始至终,这位游吟诗人一直没有睁开自己的双眼。

  当萝拉结束祷告以后,卫队长瑞格蕾尔用恭敬的语气向萝拉说道:「尊敬的教宗大人,『肃正骑士团』的圣骑士——伊索德女士回来了。她带来了北境的消息。」没错,这位游吟诗人打扮的女子,正是「肃正骑士团」的一名圣骑士——「悲伤骑士」伊索德。

  萝拉闻言,无言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伊索德,示意她发言。

  虽然一直闭着双眼,但伊索德仿佛能看见萝拉的动作一般,先是鞠了一躬,然后开口说道:「临冬城的战役结束了。啊,战争,多么令人悲伤……」

  「停下你的感慨,告诉我结果吧!胜利者是奈尔法王国的阿西斯还是阿鲁法尼亚王国的魔王贾奈斯?」深知伊索德一旦进入吟诗的状态就停不下来,萝拉干脆地打断了她。

  「胜利者是阿西斯,但失败者却不是魔王。啊,多么令人悲伤……」伊索德似乎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看起来,命运之轮再次开始了转动。」萝拉闻言,眼神一瞬间变得犀利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