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03)【作者:xialingfei1989】
【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03)【作者:xialingfei1989】
字数:87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3)

  ……………………………………时间轴分割线………………………………………

  2个月之前…

  「阿德,那么快就变那么硬了,好讨厌…每次都那么硬…还要人家做那么羞羞的事情…」宾馆房中,淩儿全身赤裸,仅穿一条丁字裤,躺在我的肚子上,纤纤细手温柔地揉捏着我的肉棒,之后便乖乖地将其含入口中,慢慢吞吐。

  没错,上次的魔尊事件过后,随着我们感情日渐升温,淩儿与我之间的亲密尺度越来越大,这已经是淩儿第六次为我口交了…

  享受着淩儿美妙的服务,我的手也没有闲着,轻轻握住了她的乳房,并用手指反复拨弄她的乳头。乳头上面湿湿的水渍,是我几分钟前舌头舔完之后留下的痕迹。

  在旁人看来,很难相信,与我如此水乳交融在一起的淩儿,仍是处女。在她愈发熟练的口技之下,我能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慢一点,淩儿…爽…淩儿慢点,啊…」淩儿见我快到了,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速吮吸我的肉棒,不一会儿,我便缴械投降了。

  「好像才刚过5分钟耶…阿德,比之前是持久了,不过还不够哦,嘻嘻。」
  淩儿熟练地将我的精液漫漫咽下,对我妩媚一笑。

  「有进步了对吧?嘿嘿,等着,让我休息一会儿。」我不甘示弱。

  「噗,你每次说着休息一会儿,事实上却是很快会睡着好不好?这个状态,如果让你破处的话,你如何维持本姑娘的银月之力呢?」淩儿调皮地随口一说。
  「这……上次不是说了嘛,我们之间再多练习一下,让我习惯习惯,我会越来越持久的…」我回答道。

  「嘻嘻,和你说着玩的呢,不要有负担嘛。」

  「淩儿,我一定不会拖累你的。」

  「傻瓜,虽然我好胜心强,不过我更看中的是和你之间的感情。上次我就说过了,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早已认定你了,处女随时可以给你,我不在乎银月之力的下降,反正只要有你做我的后盾,魔族根本不是对手。」淩儿再次温柔地抱住了我。

  就在两周之前,在我与淩儿相互爱抚调情至动情处时,淩儿已经表明,愿意将自己的处女身交给我。当时的我,既欣喜又意外。喜的是经过自己的努力,终於完全得到了淩儿的芳心;意外的是,原本保守的淩儿,竟然逐渐开放至此,隐约让我有些担忧…

  不会是魔尊那一咬对她产生了什么影响吧?她在肉体上的开放,确实是在那次事件之后开始的…但是从仪器的身体资料分析结果来看,确实没有任何异样…
  一方面出於担忧,另一方面出於自身难以启齿的绿帽情节,目前的我尚无法心安理得地佔用淩儿的处女,於是我利用了自己性能力普通的事实,顺水推舟地借银月之力恢复效率降低这个普遍存在的藉口,隐晦地拒绝了淩儿,表示要等到我的持久力提升后再考虑这件事情。

 淩儿见我是为了大局、为了她的战斗力着想而拒绝了这个世上几乎不会有人
  拒绝的诱人请求,十分感动,这反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在后续的亲热过程中,她都会有意无意地表达出其实自己并不在乎银月之力的强弱。但其实我和她心里都明白,她的好胜心,一直是她成为最强魔法美少女的动力源泉之一。
  「淩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爱你。」

  「那么…今天,你想不想行使…你身为男友的权利呢?」淩儿握住了我的肉棒。

  「想…不过不是现在…其实我最近,已经有在健身啦…我一定会锻炼出能够配合你银月之力的性能力的!在此之前,要辛苦我的淩儿宝贝忍耐一下咯。」我的手趁此机会已不安分地伸到了淩儿的私处拨弄。

  「讨厌啦,臭阿德,我才不等你呢!」私处遭到侵袭,越发勾起淩儿的欲望。
  「不等我的话,你会想找谁帮你破处呢?」我随口一问。

  「啊…不告诉你嘛…啊…讨厌嘛…」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我已基本瞭解淩儿喜欢的爱抚方式,她的私处已被我挑逗得蜜汁四溢。

  「那就让我猜猜吧,学生会主席天聪?学弟晓东?前男友小隽?还是…那天整天不安好心、打你主意的…范哥呢?」我一边一一细数淩儿身边对她表露出明显爱意的男性,一边加大了手上的爱抚力度。

  「坏嘛…老公坏…竟然想让别的男人来欺负淩儿…嗯…淩儿不要嘛…」淩儿虽已沉迷於我的淫技,但仍未松口。

  「真的不要嘛?但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回答的哦~ 如果你不说的话,就让老公来帮你选了哦~ 」趁着淩儿身心沉迷之际,我继续诱导。

  「啊……哪有你……这样的……变态……老公嘛……天聪哥与晓东弟弟对我一往情深……如果让找他们佔有我的处女的话……他们肯定会要求我做他们的女友的……」淩儿逐渐陷入了我设计的剧情之中。

  「那怎么可以……我不许淩儿把自己的心交出去~ 」我假装认真地说道,那两个人,确实都是对淩儿动了真情的正人君子,淩儿与他们发生关系,本就不在我的计画之内。

  「那么……就只有小隽和范哥了……但小隽在国外读书,只有放假才会……
  回来啊……「在我手指的不断努力之下,淩儿的排除法基本做完了,她私处溢出的蜜汁也早已浸湿了她的豹纹小内裤。

  「所以……就是范哥了对嘛?好啊……我的淩儿,原来一直想把处女献给早就觊觎你美色的大色狼范哥!上次还去参加了他的生日轰趴!快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内心一激动,我直接脱口而出。

  「不是啊……人家没有……范哥老找机会骚扰人家,人家才不要他……」
  「口是心非,一说到范哥,你下面的水就越来越多,肯定有奸情!」

  「没有啊……淩儿只是想到了……上次参加他的轰趴,被他……」

  「被他怎么了?赶紧说……」我的手指不断加大按压力度。

  「被他……非礼……了嘛……啊……」淩儿脱口而出。

  「什么?!赶紧说具体点!」我兴奋地紧接着说道。

  「就是……他一直找机会灌人家酒,还趁机在…在人家…身上揩油…」
  「好啊…你们果然…有奸情!」我假装生气地说。

  「没有啊…是他…强迫淩儿的,淩儿心里只有老公你一个人,老公你别生气嘛…」淩儿楚楚可怜地说道。

  「好吧,念在你是初犯,又情有可原…这次就原谅你了,但你必须告诉老公,饭哥到底是如何骚扰你的?」回想起当时通过淩儿的耳钉视频看到的画面,我的肉棒不争气地再次硬了起来。

  「不要嘛…讨厌…好丢人的…」淩儿在我怀中略微挣扎。

  「有什么丢人的?这…只能说明…我的淩儿…魅力无边…连阅女无数的范哥,都对你着迷…快点说…老公想听…」兴奋之下,我一边继续对淩儿的私处进行挑逗,一边将她的纤纤细手握住了我的肉棒。

  「啊…怎…么…那么快又硬了…老公…你好棒…」之前每次开房,我射完并让淩儿也舒服后,两人便会一起睡觉,这是我第一次在短时间内连续硬起来。
  「对啊…老公一直在努力变得…持久…这样…才能配得上…淩儿你呀…所以…也请淩儿…帮一下老公好吗…老公…想听…」

  「你好奇怪哦…不过既然…你真的想听…那淩儿…就告诉你罢…但你要发誓,绝对不能嫌弃淩儿哦…毕竟淩儿…也是被迫的…」

  「嗯…淩儿放心,我对你的着迷与爱护,胜过范哥千百倍,我会一直陪伴着你,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嫌弃你的…」我话音刚落,淩儿便主动靠上来给了我一个湿吻。

  「范哥,就像这样…趁着淩儿微熏之际,强吻了淩儿…他力气很大,抱得很紧…淩儿挣脱不掉…」湿吻过后,淩儿立即进入了状态,边说边用手套弄我的肉棒。

  「只是吻吗?他的手呢?有没有像我一样,弄你下面?」我邪恶地引导着。
  「有啊,而且不止…他…」淩儿欲言又止。

  「他还怎么了?告诉老公,我的淩儿让他怎么样了?」

  「他…把淩儿带到了一个没人的房间里,对着淩儿…又摸又吻…还趁淩儿不注意…脱下了裤子…用他下面那根东西…蹭…蹭…淩儿的私处…」淩儿的声音越来越轻,但脸色缺越来越潮红。

  「你那天…穿了短裙对吧?那么性感,怪不得范哥可以轻易得逞…」我自言自语道。

  「既然是party,自然要有party的打扮咯,老公你吃醋了吗?那淩儿不说咯…嘻嘻。」

  「没有…老公很享受淩儿对其他男人的吸引力…继续…都蹭到你下面了…怎么没有插进来呢?」

  「就…就差…一点…他的那里很长…很硬,弄得淩儿…很舒服…而且…啊…
  啊…「

  「而且什么?他还做了什么?」我的手指不断加力,淩儿已经到了临界点。
  「而且,他并不满足于蹭淩儿的内裤,还粗暴地…把淩儿的内裤…扯到一边…这样…他的坏东西…便可以直接接触淩儿的…小…穴了啊…老公…淩儿要…要到了…」淩儿大叫道。

  「都这样了,他还不能插进来吗?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已经狠狠滴插进你的小穴,夺走你的处女!然后以此为把柄…不断要胁你和你做爱…」我气喘吁吁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啊…不要…不要这样…啊…老公救我…淩儿…到了…嗯…啊…」淩儿在我的邪恶淫语及手指嫺熟技巧的双重影响下,终於泄身,身体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几分钟之后……

  「啧啧,范哥距离你的处女,只差一步哟,好可惜呢。」我有些意犹未尽地自语道。

  「好讨厌…老公…淩儿的处女是留给老公的…所以发现了他的不轨举动之后,淩儿便奋力反抗…挣脱了他…」

  「然后就…结束了?」我略有些失望。

  「嗯…挣脱之后我还把他臭骂了一顿…所以,最近他都不怎么出现了。」
  虽然淩儿没有全部说实话,她并没有将被范哥下药、在昏迷状态下被范哥脱光了玩弄、处女差点被破、使用银月之力等细节都交代清楚,但作为男友,我可以理解她少女的自尊。

  「啊呀…对不起…老公…淩儿光顾着自己舒服…忘记服侍老公了…你的棒棒…软了…」淩儿脸上高潮过后的潮红尚未褪去,她发现了不知何时,她手中的硬物已经变软。

  「没关系啦,淩儿你舒服就可以了…看来老公我还需要多加练习,哈。」我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总不能告诉淩儿,我是因为听到她被范哥淩辱的事情才硬的吧?

  「噗…笨笨…」

  淩儿的高潮过后,我们很有默契地避开了刚才的话题,两人相拥而眠。
  经历过这次「尽兴」的情趣小游戏之后,我与淩儿的床上调情内容更加丰富了……

  …………………………………时间轴分割线…………………………………………

  接下来的日子里……

  「范哥要是也这么摸你……你会怎么样……」

  「淩儿……不知道……淩儿想反抗的……但是……如果他能想老公你这样摸得那么舒服的话……」

  「小隽和你谈的时候,竟然没对你下手,要是现在你们旧情複燃的话呢?」
  「他一直想要我……是淩儿当时没答应他……现在的话……淩儿好像不一定……能控制住了……嗯……」

  「昨天遇到那么多噬阴兽,我都叫你等支援了……你怎么那么鲁莽……还被噬阴兽扑倒了……差点被……」

  「我相信自己没问题的嘛……只是大意了一点而已……看见我被扑倒……你又兴奋了吗?」

  「嗯……可惜你……很快就挣脱了嘛……」

  「那当然,区区噬阴兽而已……不过,偷偷告诉你……其实……在被那畜生扑倒的瞬间……淩儿的私处,已经被它下面那根东西……顶到了……超级硬的哟……事后检查发现……淩儿的小内内上,也沾上了黑黑的奇怪液体……」

  就这样……潘朵拉的魔盒被打开后,我们之间的床上交流越来越开放……淫荡……

  ……………………………………时间轴分割线………………………………………

  现在……

  本周,由於夏淩回家探亲,我们有一周没有见面了,今晚是淩儿归来的日子,天空也很作美,根据系统的监测资料,M市的时空数值相当稳定,未出现任何异常。久别重逢的两人,相约在公园见面,然后便准备去开房……

  在四周无人的公园长凳上……

  「讨厌啦……阿德,不是要去开房了嘛……干嘛在这里……那么猴急……」
  淩儿半推半就地在我怀里撒娇。

  「那么久没见,想死我了……淩儿,先让我闻闻你的味道……」我迫不及待地抱着淩儿一阵狂吻。

  「噗……也没几天呀……阿德……不过呢……我也很想你……吻我……」我与淩儿紧紧地拥吻在一起。

  「嗯……坏蛋……嗯……用力……点……」面对我的手不安分地爱抚,淩儿竟然主动接受了。

  「淩儿,你主动的样子好诱人……」自从被魔尊咬中之后,虽然从淩儿身上检测不到任何魔物异能的残留,但我总觉得,淩儿已经变得越来越「淫荡」了…
  …每次都会要求我用力地爱抚她的敏感部位……主动伸手为我「打飞机」……多次要求我为她「破处」……对我的变态淩辱幻想也默默接受……

  「讨厌,人家才没有主动……是你……勾引我……嗯……就是那里……舒服……」淩儿慢慢沉浸在我的怀里。

  「这几天等得我好苦,以后不要离开我那么久,好不好?」

  「一周都等不及了?笨老公……有多想淩儿?」

  「要多想……有多想……天天都想捏你的奶子……摸你下面……」我的动作越来越大。

  「啊……嗯……其实……淩儿也很想老公你啊……这几天没有你在……淩儿只能……」

  「只能什么?找别的男人吗?」

  「没正经……我倒是想,可是没看上眼的呀~ 所以……只能……自慰……咯……」淩儿已经被我摸得开始娇喘了。

  「哇……淩儿你……好骚……竟然自慰……好像看……」

  「在这里……怎么给你看?快去……宾馆啦……嗯……」一周没见的淩儿,身体也变得异常敏感,已经被我摸得意乱情迷的她,用最后的理智说道。

  「嗯……再让我享受一会……」我还是有些恋恋不舍。

  「嗯……舒服……唔……啊!魔物的气息!」正将陷入情欲的淩儿突然推开我,敏锐地说。

  怎么会?我将信将疑地拿出了处於静音状态的手机……果然,出现了时空裂隙警报!地点是……啊?在这里附近?真可恶,魔物竟然在这个时候打扰本大爷的兴致!

  「没错,就在公园里!」淩儿静下心来,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感知。

  「那我赶回总部远程支援你!」身上并未携带银月手雷的我,担心自己在场成为累赘。

  「不要离开我身边,在这公园里,有2只魅魔与5只噬阴兽。但是好奇怪,这次我无法精确定位到每个魔物的所在,阿德你别乱跑,就呆在我身边吧,面对这些低级魔兽,只要离我不是太远,我可以保护你。」淩儿认真地说。

  「魔法美少女,变身!」

  一阵绚烂的光线闪过,身披金、白、红三色紧身战衣的魔法美少女——淩闪亮登场。

  虽然私下里已看过无数次,但每次都是百看不厌呐!

  「淩儿,你好美。感觉有好久没见你变身了……」变身刚结束,淩儿身周围散发着圣洁的银月之力。我情不自禁地抱着她吻了上去。

  「正经点啦,让你离我近点,可没让你那么近啊,笨阿德。」淩儿满脸红晕地推开了我。

  「感觉到了,跟我来!不好,魅魔已经找到目标开始吸食了!」淩儿说完便飞奔而去。

  幸好公园并不大,否则要跟上拥有最强银月之力的淩儿的步伐,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阿!好爽!终於得到你了,夏淩!操死你!好紧!太爽了!你身边那个弱鸡男阿德一看就是ED,肯定无法满足你!所以你才会主动来找我吧?真是有眼光!

  我一定会把你喂得饱饱的!操死你!让你记住我的大肉棒!啊!「

  到达现场后发现,正在与魅魔做爱,被吸食精气的,竟然是范哥身边的跟班,阿辉!而他意淫发泄的物件,正是我的女友,身边的魔法美少女淩儿!我们两个一下子都愣住了……

  「太爽了,夏淩,范哥都没得到你,没想到竟然先让老子得到了!这辈子真是值了!你这个骚穴操起来真是太爽了!老子要射了,射死你的小穴!让你大肚子,让你怀老子的种!」直到阿辉发出了最终的冲刺预告,我们才一下子反应过来。

  「月之脉冲!」淩儿使出了必杀技,魅魔瞬间被秒杀,阿辉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弹飞了出去。

  淩儿略一迟疑,还是敏捷地一跳,从空中接住了阿辉。

  「变态……」淩儿轻轻低语,鄙视地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阿辉。

  我也马上赶了过去,幸好淩儿的必杀技出现的及时,阿辉的肉棒依旧坚硬,尚未射精,上面沾满了魅魔特有的黑色淫液。

  「阿德,现在怎么办?」淩儿怔怔地看着阿辉的肉棒。

  「我呼叫秘密员警部队来收场?」我回答。

  「嗯……不过,我问的是……那个……啦……」淩儿撅起小嘴嘟囔道。
  只见阿辉的肉棒沾染着黑色淫液,仍旧坚挺,露在外面。

  「这个么……你看上面还残存着黑色淫液……老公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我故意使坏。

  「讨厌啦……淩儿也不要帮他,他平时帮着范哥,没少骚扰淩儿。」淩儿说道。

  「我的淩儿,你现在的身份可是魔法美少女淩,自然应该帮助被魅魔攻击的人类啊!怎么可以公私不分呢?」我「义正言辞」地说。

  「你……变态……说不过你……」淩儿无奈地看着面前男人的阳物,犹豫着。
  「淩儿乖,放心为阿辉服务一下吧,反正他都昏迷了不会知道,你也知道,老公我并不会介意这种事情~ 」我鼓励道。

  「噗……什么服务啊?真是败给你了……讨厌……好吧……唔!……」就在淩儿松懈下来,将她带着银白手套的手伸向阿辉的黑臭肉棒之际,俊俊突然眼冒紫色异能,起身一手快速勾住淩儿的脖子,重重地吻了上去;另一手直插淩儿的裙底,进攻私处。

  !!!什么情况???从以往资料来看,即便没有射精,但男人只要沾染了魅魔淫液,至少会昏迷24小时,怎么可能那么快醒来?完蛋了……阿辉知道了我和淩儿的真实身份了,这可怎么办?我的大脑真飞快的运转着,竟忽视了阿辉对淩儿正在进行的侵犯。

  「唔……你……」淩儿显然也没有料到现在的局面,被打了个措不及防,上下两处同时失守……小嘴被阿辉紧紧吻住,从阿辉陶醉的表情看,两人的舌头早已交织在一起。裙下私处的情形无法看见,但从阿辉放肆的手部动作来看,想必也已受辱。

  「你……唔……走开……」缓过神来的淩儿恼怒之下,试图用银月之力将阿辉弹开,没想到阿辉身上散发出紫色异能,竟纹丝不动,继续进一步实施对淩儿的侵犯。

  「你……到底……是谁?」淩儿挣紮着说道。

  「阿辉,你够了!」眼见淩儿已经动怒,我身为她的男友,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情急之下我并没有听到淩儿的话语,也忽视了紫色异能的蹊跷,莽撞地沖上前去试图推开阿辉。然而,阿辉大手一扬,一道光波闪过,我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弹了出去,万幸的是,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这股力量,是魔物!

  「阿德!你……!看招!银月冲击!」趁着阿辉挥手攻击我的档口,淩儿得到的喘息的机会,近距离给予了它一击。

  砰的一声,只见阿辉直接被弹飞至远处的草丛中,因攻击距离太近,淩儿也受到了冲击波的影响,翻滚至一边。好在她身手矫健,用手一撑便起身向我飞奔而来。

  「阿德,你怎么样了?要紧吗?对不起……都怪我一时大意……」淩儿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我,自责地说道。

  「没关系,淩儿,是我自己大意了,忘记了自己从来都是非战斗人员的身份……还好掉在了草地上,骨头应该没什么事情,只是感觉浑身无力,无法动弹…
  …看样子是中了魔族的摄魂波……「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会怎么样?我的银月之力可以治好你吗?」淩儿关心地问。

  「傻瓜,别担心……我只是在接下去的几小时内会精力全无,但神志还是清醒的……摄魂波是魅魔常用的招数,没什么杀伤力,只是为她吸食精气提供方便而已。倒是你,淩儿,那么近距离发动银月冲击这样的爆炸性技能,连自己都受伤了……」我爱怜地看见了淩儿手部以及腰侧,即便有手套及战斗服的保护,淩儿的这两处还是被擦伤了,渗出细微血渍。

  「你没事就好……哈,我有银月之力护身,这点小伤,很快就恢复啦。」确认我无大碍后,淩儿终於展露了笑容。

  「淩儿,不要大意,刚才那魔物并不是普通的魅魔或者噬阴兽,它竟然可以化身为阿辉的形态布下陷阱,必定是魔使级别的!你刚才那一击并不足以消灭它!」
  短暂的亲密过后,我意识到了眼前的危机。

  「分析的没错,你就是魔法美少女战队幕后的战术分析师吗?没想到你与魔法美少女淩之间竟有那么亲密的关系。」一个声音从草丛的黑暗中传来,魔物果然还活着!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使出如此卑鄙手段?!你到底想做什么?」淩儿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怒喝。

  「啧啧,什么卑鄙不卑鄙呢?能达到目的的,就是有效的办法!几个月前,魔能尚未完全恢复的魔尊大人原计划掳走魔法美少女舞,吸收她的银月之力来加速恢复,没想到却被战斗力超乎他想像的淩阻止了,还被击伤,目前只能继续闭关修养。在闭关之前,他向我透露了早已在淩的体内埋下了种子,并特地关照我……时间一到便可开始魔法少女淩的捕获计画。有了魔法美少女淩的最强银月之力的话,魔尊大人的恢复速度便可大大加快!而促成这一切的我,也必将得到魔尊大人的赏识,有望一跃成为四大魔使之首!哈哈哈!」从黑暗中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正抖动着长长的舌头,缓缓走出来的是,魔使——魅。

  「什么种子?我怎么感觉不到?怕是你在虚张声势吧!」淩儿不屑地回复。
  「没错,淩回到基地后,我早已对她做过多次全身检查,那次战斗之后,魔尊并未在她体内留下任何异常物质!你们的计画,怕是要落空咯!」我也在一旁附和。

  「切,魔尊大人的计画,岂是你们能够参透的?到底有没有效,过会便知分晓,总之,今天的目标便是将最强的魔法美少女淩,收做我们魔族胯下的奴隶!
  嘿嘿!刚刚虽然只有一小会,淩那强大而又圣洁的银月之力已让我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了!啧啧,实在是美味!同时,我还闻到了……处女的味道……真是难得……你身边那小子,一直没有佔有你吗?真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从黑暗中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正抖动着长长的舌头,缓缓走出来的,正是魔使——魅。

  「你休想得逞!」话虽如此,但魔使魅自信的深情让我心中顿时有点担忧,并且,他竟然亲自化身为我们身边的人——阿辉布下陷阱……这……难道只是巧合吗?一丝疑虑在我心中闪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